您的位置  便民服务  居家

赛博时代,拿什么盛放对逝者的思念?

脑极体

中国人一贯是忌讳谈到死亡的。孔子“未知生焉知死”“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”的理念数千年来深入人心,日常生活中我们会尽力避免提到这些“不吉利”的事。

同时又很重视身后事。从战国时期就形成了隆重而繁琐的丧葬程序,儒家更将有关利益列入了等级礼制规定之中。现代固然抛弃了鬼魂崇拜和传统丧俗,但用多种方式向逝去的人们表达思念等情感,却是亘古不变的心理需求。可能是节日里摆放给祖先的祭品,也可能是社交媒体上点亮的一根根“赛博蜡烛”。

和现实中压抑、肃穆、沉重的祭奠礼仪和环境相比,赛博世界那充斥着大量想象、奇幻、暗黑等元素的画风,给了当代人一种另类的视角去审视死亡与祭奠。其中有悲戚,也不乏反叛与黑色幽默。

比如日本一座墓园就推出了颠覆传统形式的电子墓碑,家属或亲友前来致意时,需要戴上实现登陆配对多的“蓝牙御守”,墓碑则会替换成对应的名字,离开时会自动恢复原状。

这种“共享坟墓”过于新奇,自然吸引了不少网友的脑洞,他们纷纷担忧:万一黑客攻击蓝牙御守导致拜错了祖先怎么办?能不能附加上3D全息投影,让爷爷奶奶们出来跟后人打个招呼?建议推出人脸识别帮后辈准确地叫出祖先的辈分名称……

除此之外,许多纪念也发生在虚拟数字世界里。比如早已去世的玩家,变成了网络游戏中的NPC,他的故事总会在新玩家中流传;至今每天还有人会前往逝者的社交媒体,跟对方聊聊新近发生的故事;美国一位工程师在父亲去世后用他的声音训练了一个AI对话机器人,能用软件跟自己聊天……

如果我们尊重生命的意义和质量,那么显然,死亡与祭奠并不应该也不会被排除在科技语境之外。这是一个鲜有人讨论的话题,在波澜起伏的2020农历年尾声,或许值得我们静下来思考,科技究竟如何帮助失亲者减少悲痛,对逝者的思念又将如何在赛博世界里永续。

有这三大矛盾,未来我们该如何祭奠

在探讨科技与祭奠之间的关系之前,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当前传统丧葬市场的几个矛盾点,这可能也许技术能够带来改变的关键点。

矛盾之一,是传统丧葬文化与现代生活的冲突。

我们知道,在人类蒙昧初期发展出鬼魂崇拜,从而诞生了一些“事死如事生”的风俗,封建时代还存在着丁忧等一系列标准化的哀悼礼仪。到了近现代,受“破四旧”等思想影响,又将承载着失亲之痛的礼仪大幅简化,只用一个告别或简单的追悼会,对于情感受到创伤的人们来说显然是有悖人性的。在繁文缛节和仓促极简之间,如何寻找平衡,在满足现代快节奏生活的同时,也能让亲人心理受到安抚、早日从阴影中走出来,是必须去思考的。

矛盾之二,是多元市场选择与行业现状的冲突。

正如前文所说,死亡对普通国人来说是不吉利的,是禁忌的,就连阿拉伯数字4都因此被“开除”了电梯、电话号码等的存在。之前充口不言,而一旦相关事件降临,却面临着知识匮乏、束手无策的情况,想要快速找到符合水准、认真有信念感的服务机构,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尤其是在中国殡葬业准入标准不清晰、市场进入门槛低的情况下,基本处于无序竞争和封闭割裂的状态,这就更容易让治丧者在心理和金钱上留下遗憾。由于该行业不是民生关键,投资回报周期长,开放市场可能一时半会儿也难以达到高水平的水准。

矛盾之三,是既有服务能力与人文关怀的冲突。

而市场诉求与商业价值的矛盾,直接导致了现在的追思形式与服务很难做到以人为本。比如在墓地的设计上,大多依然充满了恐怖色彩,别说蓝牙墓碑这种现代化工具了,普通人可能在附近都感觉不舒服,更何况在环境良好的氛围下“慎终追远”呢。

而对于失亲者来说,后续性的服务却能很好地弥补永不可再见的失落感,探望与哀悼也能缓解“丧失感”,对重新展开自我的人生之路来说意义重大。

林茵公墓的创始人伊顿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
热网推荐更多>>